首页 金融资讯 美联储经济政策:明年一季度结束QE 四季度加息合理

美联储经济政策:明年一季度结束QE 四季度加息合理

08-20

340

所属类型:金融资讯

  疫情以来,美国在推动经济发展上频繁使用QE手段。那什么是QE?QE是Quantitative Easing的缩写,中文翻译为量化宽松,是一种通过调节货币购买力来人为制造信贷扩张的货币政策。因为是用货币来调控市场,因此大部分国家的QE政策都是由该国的货币发行方来决策,即各国的央行,或美国美联储。它是在一个国家通过常规的金融调节手段后,对市场的调节有限或无效,而采取的一项加码措施,通常使用QE时,该国的经济问题已经比较严重。QE的本质是央行为了刺激市场的流动性,多发行货币,来购买国家或大型企业的债券,从而达到降低利率,减少储蓄,刺激消费,拉动经济的作用。例如美联储一直在用QE来增加市场流通,变相贬值美元,刺激人们出去工作来增加手中货币的购买能力,来刺激就业,拉动经济发展。四季度计划合理加息,目的也是温和的增加储蓄利率,减少货币发行量,逐渐收紧货币,直到明年一季度结束QE。美联储的这一议题,底气也来自于今年9月将开始停止失业救助金的发放,刺激人们出去工作,增加就业,拉动流动和经济。对货币调节的依赖性就会减少,QE的作用就不再需要。

  

 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表示,他倾向于美联储在2022年一季度完成减码QE的任务,2022年第四季度是开始加息的最“合乎逻辑的地方”。美国经济显然已经适应流行病疫情,德尔塔变异毒株的扩散可能并不会阻碍经济的适应能力。

  

  周三,明年美联储FOMC票委、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表示,他倾向于美联储在2022年一季度完成减码QE的任务,从而允许美联储继续向前推进,打开加息的大门。到目前为止,2022年第四季度是开始加息的最“合乎逻辑的地方”。

  

  布拉德表示,在调整货币政策时,美联储需要考虑美国经济所经历的巨大“通胀冲击”。2022年的通胀率可能会高于“我们愿意承认的”水平,预计美国通胀将在2022年位于2.5%上方,并且有进一步增长的风险,这将迫使美联储进入抗通胀模式。目前,企业拥有定价权,他们有信心将投入品价格的上涨转嫁给消费者。

  

  布拉德表示,他反对将美联储的通胀目标从目前的2%上调至3%。他认为这将导致金融市场动荡。本周早些时候,几位前美联储经济学家支持将通胀目标提高到更高的水平。

  

  布拉德对通胀的观点更类似于市场上对通胀的担忧,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不断重申的“最近几个月来通胀持续走高是暂时的现象”并不一致。

  

  对于劳动力市场,布拉德预计到2022年3月,将看到就业市场恢复至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的水平。事实上,他认为无需让劳动力市场的强劲程度恢复至疫情之前的水平。

  

  总体来看,布拉德说,美国已经朝着实现美联储(维持物价稳定和实现充分就业)取得大量进展。美国经济显然已经适应流行病疫情,德尔塔变异毒株的扩散可能并不会阻碍经济的适应能力。

  

  布拉德是美联储货币政策问题上“鸽转鹰”的代表。他一度立场偏鸽派,但当前对缩减QE和加息的预期,明显快于华尔街的主流预期。本周华尔街日报分析称,美联储内部就缩减QE近乎达成一致:将在大约三个月内开始缩减QE,一些官员推动在明年年中结束资产购买。

  

  周三同日公布的美联储会议纪要显示,7月FOMC会议上,美联储官员们疫情以来首次明确讨论Taper,美联储暗示今年内行动。多数美联储决策者认为,若经济复苏符合预期,可能适合今年开始放慢购债步伐,有人认为未来几个月可能开始Taper,还有人认为应明年初开始;多人指出,当适合减慢购债时,FOMC清晰确认Taper时点和加息时点之间毫无关联很重要。

  

  事实上,虽然美联储尚未正式宣布缩减QE,但投资者已经开始做了准备。美股小盘股和海外股市的抛售是市场变化之一,不过美股大盘仍保持强劲。据CNBC,Leuthold集团的首席投资策略师Jim Paulsen说:“(事实上)我们已经进入缩减购债阶段有几个月了,在市场上反应非常明显,缩减购债从3月份开始,它影响了一切,市场已有的反应和你认为Taper会产生的反应一样。”

  

  了解目前美国通胀的政策下,美国经济的波动,关注更多的美联储的政策,带来的经济的波动。